互联网教育产品“持续升温”

2019-04-24

    近年来,随着一个又一个传统行业在互联网力量推动下出现了颠覆性的变革,一度略显沉寂的在线教育市场也再次升温,越来越多的创业者、VC和互联网巨头将目光重新投向了这个历来被认为是最难以改造的领域。引领浪潮的可汗学院等诸多国外MOOC(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正在空前强烈地冲击着传统的教育模式,在国内,新浪、网易公开课、腾讯微讲堂,以及各垂直领域内站点陆续推出的类似服务虽都还在布局和探索的起步阶段,但成长速度十分迅猛,发展潜力也不容低估。
    教育是一个庞大而抽象的概念,在与之相关的各个环节上,层出不穷的各种创新形式令人眼花缭乱。人们常拿其它行业来和教育作参照,最常见的例子便是电商。比如人们往往认为新东方学校和新东方在线的关系,就几乎等同于苏宁实体店和苏宁易购的关系,认为多贝、传课网这样的产品,就几乎等同于教育领域的淘宝、天猫。客观来说,这样的比喻不无道理,至少在用户支付手段(都可以借助网银或第三方支付工具)和商家提供商品的途径(对实体电商来说是物流配送,对教育电商来说是教学工具)上,二者的变化很类似,发展历程可以借鉴。然而,本质的不同在于,你无论在苏宁实体店还是在苏宁易购,无论在京东还是淘宝买一台iPad,差别仅仅在于价格和交易的过程,而到手的产品本身还是一样的,而教育电商改变的则远不仅仅是交易的过程,而更是产品本身。新东方学校和新东方在线各自能提供的课程服务,虽是一个牌子,但就像iMac和iPad一样,仅是具备一部分可以相互替代的功能而已,事实上完完全全是两个东西,其操作方式和使用体验是截然不同的。
    那么,如何更全面地描述互联网给教育行业带来的变革呢?我们可以将其拆解为三个层面:商务模式、授课模式和学习模式。任何的互联网教育产品,都是在其中的一个或多个层面,沿着各自的方向,进行组合创新。


>>商务模式的变革


    实际上发生在教育的外围,和其它行业相通,包括B2B、B2C、C2C各种类型。十多年前,李如彬开发出Ejiajiao网上师资匹配系统并推向家教中介市场,正是凭借这现在来看还很表层的信息化优势,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圈占了北京近80%的市场份额,为学大教育后来的转型、扩张、上市奠定了最初的根基。然而,单纯商务模式的变革,并不触及教学活动本身,在教学模式上,学大一对一模式的创新点集中在了线下,而线上却没能取得过突破,长期积累下来的企业文化仍是传统培训机构的属性。虽然IT出身的创始团队一直希望在互联网项目上有所作为,融资上市后迫于扩张需求更是大量烧钱在产品技术上,但种种当时无法把控的原因影响了部门协调,大多来自IT行业的人才尽管能力上没问题,却缺乏对教育行业的深入了解,在这个本身利润就很薄的摊子上套用互联网企业发展方式,最终败走麦城,留下沉重教训。


>>授课模式的变革,则是将传统教学中最核心的授课环节移植到互联网上


    包括录播、直播两大类,录播课程具备集中优秀师资的质量优势、不受时空限制的功能优势、资源反复利用的成本优势,代价是以牺牲现场互动的体验和因材施教的针对性;直播课程可以弥补这些不足,但除了打破地域限制外,对录播课程的其它优势则难以比拟。以专攻远程教育的正保为例,从2000年朱正东打造中华会计网校到今年3月推出教育开放平台,录播长期占据着主流,而形式上更接近面授的直播,更多是作为辅助和补充而存在。授课模式的变革,将优质的课程资源以更低的成本、更便捷的形式推向了更广的范围,但并未从根本上改变老师讲、学生听的形态。日趋成熟的互联网信息技术,激发着人们对革命性产品的探索欲望。不是所有的知识和技能,都一定要靠讲授才能让学生更好地掌握。互联网为教育带来最深远的变革应该是:真正有望实现将教学的中心由教师转移到学生。


>>学习模式的变革,是最贴近本质的层面。


    在这个层面上诞生的E-learning产品,是将学习作为要解决的核心诉求。具体而言,这个层面的变革又可分为人机互动(PC时代学习工具软件的互联网化,将内容更新、用户行为记录分析等模块由端转移到云)和人人互动(包含信息传播、问答、资料分享等功能中一种或几种的SNS学习社区)两条脉络,它们是信息时代独有的学习形态,但它们彼此之间,以及它们与传统的授课模式之间,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不是相互取代,而是相互配合的共存关系。当今在互联网和教育的交叉领域内奋战的人们不断探索的主题,正是从这种共存关系中寻求一个足够合适的平衡点。


(责任编辑:杜秋成)
摘自搜狐教育